快捷搜索:  as  xxx

黄大河再看看面前那个名为顾峥的娃子一把鼻涕

 一个面容苍白,嘴唇干裂,双眼无神的小子,再搭配上晚间就没来得及换下来的皱皱巴巴的麻布衣,站在迎宾的大门口的时候,还如同弱柳迎风一般的打着晃。
 
    这让谁看到了都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惨啊!
 
    原本不过面子情的邻居们,也不是铁石心肠,不由的就会唏嘘几分。
 
    而那些原本就跟陈铁匠有些交情和往来的朋友客户们,那心里就别提多不落忍了。
 
    这些人本也没有几个是过不下去的穷人,在见到了顾峥这幅模样之后,就在原本送过来的礼单之上又临时的增厚了几分。
 
    这也算是歪打正着,让一边收着单子,一边张罗众人进入灵堂的顾峥,心中暗搓搓的就美了一阵。
 
    但是此时的他可不敢喜形于色。
 
    因为今儿个他打算要见一见的正主,还没瞧见呢。
 
    这人说起来跟他师父的关系也不远,就是现任平县官署工坊之中的监造,黄大河。
 
    想当初师父在长安官制工坊之中负责锻造的时候,这个黄大河就是师父的工友。
 
    后来一个受伤退出了官署办,而另外一个则是在机缘巧合之下被调到了平县,负责监察这里的官办作坊的武器的维护以及产品的更新换代以及再回收。
 
    因为顾峥的师父就算是退出了长安,但是与原本作坊之中的老朋友也没有断了联系。
 
    在得知了黄大河要来这平县之后,虽然两人的关系只能算是认识,但是也并不妨碍陈铁匠就将这一份面子情给想办法联络了起来。
 
    现如今陈家的铁匠铺,之所以能在平县里开的风生水起,要是说何水墨的名声阻挡了前来找麻烦的地痞流氓的话,那么黄大河的提携,则是他这铁匠铺生意兴隆的最根本的原因。
 
    这城中的百姓哪里知道陈铁匠的手艺如何啊?
 
    可是在见到了官署工坊中都特意匀给他一部分义工活计了之后,大家还能不明白这陈铁匠的手艺?
 
    这是陈铁匠在平县里最大的帮衬。
 
    可是现在陈铁匠倒下去了,那么这唯一的香火情也就此就断了。
 
    人家可以看在同在官署作坊上过工的交情上,随手送你几个无关紧要的活计。
 
    但是这人死如灯灭的,人家黄大河也没必要连你徒弟的那一份也给帮忙了啊。
 
 801 金手指打开
 
    若是你选的接班人,连撑起个铺子的本事都没有,他又何苦冒着得罪地头蛇的危险,为了一个本就没有什么情分的小子出头呢。
 
    所以,原本的委托人所经历的那个世界之中,对于何水墨的逼迫,黄大河是装聋作哑的给无视了。
 
    至于闹到了最后的那般地步,也不知道这位在原主的印象之中也只是一个符号般的人物,他的心中是不是存有一份的不安。
 
    但是这些事,都不是现在的顾铮顾忌的事情,他也没时间去仔细琢磨认真分析了,因为现在的黄大河只着便衣,腰间捆绑了一根白麻腰带,背着手的已经走到门前了。
 
    盼到了正主的顾峥,立刻就将脊背挺直了几分,挂上了一张憨厚的脸庞,在与黄大河照面的那一瞬间,这个大男人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黄叔啊,我可把你盼来了啊!我师父去的,太突然了啊!”
 
    “叔!俺们陈记铁匠铺给你添麻烦了啊!”
 
    “叔,俺不是那不识好歹的人,师父生前总是嘱咐俺们,在这个平县里你是对俺们铺子有大恩的人啊。”
 
    “做人不能忘本,等俺师父的棺钵下葬了,五天,不,三天后,俺就把上次拖着的活计都给修好了。”
 
    “都不用您来收,俺给你送去。”
 
    这哭的是情真意切,让顾峥身后已经站的半满的屋子中的人们也跟着潸然落泪了起来。
 
    不少人还帮衬着随着顾峥一起应和着。
 
    “是啊,黄监造,这人到底还要分个远近亲疏呢,顾峥这个娃子不容易,自己一个人将他师父的身后事都给撑起来了,却是咬着牙的一声都不曾吭。”
 
    “可是一见着你,就哭出了声,可见真的是将你给当成他自家的亲人了啊。”
 
    被众人这么一说,黄大河再看看面前那个名为顾峥的娃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惨状,就算是无心多沾惹麻烦的他,也只拍了拍顾峥的肩膀,就将对方的话给应承了下来。
 
    “既然你叫我一声叔了,我还能苛责你什么呢?那活计本就不是什么重要的工作,等你忙活完你师父的这一摊事儿之后,你再过来找我。”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等你得空了来官署作坊里找我一趟,给我过一遍你的手艺。”
 
    “若是差的不多的,以后你师父在我这里接着的活,你就继续替他干下去。”
 
    “这活给谁都一样,给你外人也跳不出理,放心,你黄叔不是那落井下石的人。”
 
    前提是你要有那接下活计的真本事。
 
    这些以后再说,但是官办作坊的这条人脉经过这一哭,没有被顾峥弄丢了,反倒是又联系上了,那么他这一哭的目的就达到了。
 
    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许多。
 
    而那位不笨的何水墨竟然也真不含糊,还真就自己跑到顾峥师父的葬礼之上祭拜了一番。
 
    在看到了黄大河的身影之后,再看向顾峥时,那笑容就更加的真挚了几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