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自己一旦陷入到了无意识的深度睡眠的时候他的

 可是师父真的不知道陈三宝拿了钱了吗?
 
    怕是知道的吧?
 
    只不过在日常点滴的动作之中就朝着三宝悄无声息的透露出了许多的线索。
 
    顾铮的师父若不是走的太急,就算是师母逝去,他独自一人带着三宝,这日子怕是也能他过的很不错的。
 
    对委托人的师父又崇敬了三分的顾峥,也不跟三宝客气。
 
    他接过钱后又多嘱咐了一句:“这事情莫要跟第三个人说,就当为你爹爹继续守着这个秘密吧。”
 
    “嗯!”
 
    办完了这件事的三宝,就拿被子将头给闷了进去,用屁股对着他,就说出了今天的道别话语。
 
    “师兄,你也早点睡。还有,晚上警醒点,要是我叫你,你可要应我一声啊。”
 
    我怕。
 
    这最后一句话,陈三宝到底是没有说出口,他爹说过翻过年他就六岁了,到时候就给他辟出一个单间来让他自己睡。
 
    因为,到了六岁,他就是大孩子了。
 
    而大孩子,想来是不怕黑的吧?
 
    陈三宝的小脑瓜子在想什么,顾峥无从知晓。
 
    但是回到属于委托人的屋子的时候,顾峥可就真的要感慨一下了。
 
    委托人寄居的这个房间,虽说是在铁匠铺的铺面侧面开出来的一个隔间。
 
    可是就冲着这当中的摆设,一应的生活用品,也能看出,他家的师父并不曾真正的苛待过他。
 
    虽然没有给过工钱,但是吃穿用度却是顶合适的。
 
    再摸摸榻上厚墩墩的铺盖,就不是一个歪甜内苦表面光的样子货。
 
    既然能够如此对待一个无亲无故的学徒,那么在委托人的记忆中,他的师父并不曾给他留下什么,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所以,那个木匣子中记录了许多让顾峥看不明白的符号的竹简,想来就是问题的关键了。
 
    若是顾峥没有猜测错误,这应该是留给顾峥或者说是陈三宝的唯一的书面上的东西吧?
 
    但是,这些看不懂的圆圈三角又是什么呢?
 
    一时间想不明白的顾峥,倒也算是想得开,他听着外街打更的更夫在敲了三下鼓点之后,就打算将这个未解之谜给暂时放一放,待到他将身边的杂事都给办完了之后,再过来安心的解开谜题。
 
    想清楚的顾峥,转头就将屋内的油灯给吹熄了过去。
 
    陷入黑暗的小房间,不过片刻的工夫就传来了沉睡后的鼾声。
 
    这一夜,顾峥睡得是相当的不踏实。
 
    他累啊!
 
    因为他发现,自己一旦陷入到了无意识的深度睡眠的时候,他的睡梦之中,委托人他自己都模糊了的许久以前的记忆,就像是放电影一般的被扩大了无数倍的,在他的神识海之中不停的循环播放着。
 
    而这些被反复播放着的记忆,都是与铁匠铺中的营生有关。
 
    一些是顾峥从师父那里曾经学习过的锻造的技术以及手法,还有一些则是连委托人自己都遗忘了的,师父曾经嘱咐或者教授过的一些小细节。
 
    不光如此,平日间在铁匠铺内开工时,他曾经旁观过的或者是偶然间瞅到的师父处理活计时的手法,竟是在这个记忆之中占据了大半。
 
    睡梦之中的顾峥这么一串连,竟然发现这是一个十分系统的铁匠初级学徒的学习到出师的流程。
 
    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委托人,当初是怎么学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被自家的师父都给当成了一个憨货,竟是只给安排锻造中出大力气的一个步骤,连点拿得出手的活计都没学成。
 
    既然现在在梦中有这样的一番机遇,顾峥他能错过吗?
 
    这真是瞌睡了有人送了枕头,那就玩命的学吧。
 
    人家醒着的时候,顾峥要伺候小的还要费脑子的将今后的路走下去,而这睡觉的时候也没法休息,提着精神的还要拼命的学习。
 
    就没哪个世界跟这个世界这样费劲的,这是二十四小时连轴的转了。
 
    这人一累吧,面上就容易带的出来。
 
    睡觉等同于没睡觉的顾峥,在第二天接待上门前来凭吊他的师父的客人的时候,那面上就挂上了像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