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韩先生不过是三十多岁怎么看也算不上老韩头可

我整个人突然加速,十米左右的距离,我转瞬即到,手中的铁棍高高抬起,可还没等我落下去的时候,这个人的拳头已经打中了我的胸口,强大的冲击力再次的将我打出了两三米。
 
    这次,我可没有那么幸运,落地之后直接吐了口血,全身上下说不出的疼痛,胸口一阵剧痛,也不知道怎么了。
 
    此时,谢龙和左青已经到了二楼,他们看我受伤,两个人同时冲了过去。我本以为他们可以轻易的解决眼前这个人,可让我不敢置信的是,这两个绝对的高手,在对方面前竟然连五分钟都没有坚持下来,左青被一脚踢中了胸口倒飞出去,谢龙更惨,被抓住了肩头,生生的扔下了二楼。
 
    我连忙向大厅望去,谢龙喘息的站在那里,只是脚步不太灵活,显然是刚才掉落的时候受了伤。
 
    这下子,可让我大吃一惊。
 
    我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死死的盯着这个看似很普通的中年人,沙哑的说道:“你是什么人?”
 
   对方看了看我,露出了憨厚的笑容:“我叫陈全,开了一个保安公司,有时间请光临惠顾。”
 
    陈全?
 
    我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陈全保安公司这个名字我听说过,而且很熟悉。我有好几次碰到的硬茬子,都是对方在陈全保安公司找的保安。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今天在这里竟然能够碰到陈全本人。
 
    而且,我看得出来,这个家伙强的有点不像人,就算是这里的人加起来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我挠了挠头,突然说道:“陈老板,这个家伙多少钱雇佣你的,我出双倍?只要你不保护他就行了!”
 
    刘涛当时就傻了,大声说道:“陈老板,你不能这么做呀!我可以给你加钱,你不能不管我呀!”
 
    对方平静的说道:“放心,我陈全是讲信誉的人,只要你能帮我安排那些人,我一定不让任何人伤害你。”
 
    好!
 
    刘涛点了点头,可依然有些恐惧的盯着我,脸色惨白。
 
    我看了看左青,低声说道:“你觉得战胜他的可能性有多少?”
 
    左青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大概是百分之一吧!”
 
    那好!
 
    我回过身看了看陈全后说道:“陈老板,你真的不能通融我一下了?”
 
    对方站在那里,摇了摇头道:“不行!”
 
    好吧!
 
    我突然之间抽出了那把左轮枪,对准了陈全说道:“陈老板,实在对不起了!你让开,否则我开枪了。”
 
    陈全看了看我手中这把左轮手枪,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后说道:“你确定要开枪吗?”
 
    我身子紧绷,低声说道:“你觉得我不敢吗?”
 
    对方笑了笑后说道:“不是敢不敢的问题,但我可以确定,如果你开枪,死的肯定是你。”
 
    我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你确定吗?这可是手枪,你要想清楚再说!”
 
    对方很认真的点点头道:“我确定!不信你试试!我实话和你说了吧!之前有人让我打听你的消息,然后让我如果真的对上你的话,照顾照顾你,否则你现在早已经躺在这里了。”
 
    我楞了一下,莫名其妙的说道:“你说是谁?”
 
    对方没有说话,而且他竟然将两只手背在了身后,平静的看着我。
 
    正当我左右为难的时候,楼下突然有人朗声说道:“林白风,你住手!否则这个家伙真的能够杀了你。”
 
    我眼角的余光扫去,脸上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神色,随后将枪收起来了,微笑着说道:“先生,您怎么来了?”
 
    那个人缓缓的走了上来,拍了拍我的肩头淡淡的说道:“我如果不来,你们会被这个家伙全部杀掉的!”
 
    陈全此时显然也看到了韩先生,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快的表情:“老韩头,你来这里做什么?”
 
    韩先生不过是三十多岁,怎么看也算不上老韩头,可这个家伙竟然这么说,我不由得想要替韩先生说两句公道话。可韩先生却不以为意的说道:“全大傻子,咱们聊聊……”
 
    我彻底无语了,刚才打的我们几个惨不忍睹的强者陈全在韩先生那里,竟然被称为大傻子,这也太夸张了吧!
 
    陈全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刘涛后说道:“可以是可以,但他怎么办?”
 
    韩先生笑着说道:“我保证他没事!”
 
    陈全点了点头,慢慢的走进了屋子。韩先生也不以为意的走进了屋子里。我本来想跟着进去,可左青摇摇头后说道:“风哥,这不是我们参与的,还是算了。”
 
    我点了点头,只是冷冷的看着被关在外面的刘涛,此时的刘涛双腿哆嗦,脸色苍白,忐忑的等着陈全出来。
 
    大约十分钟之后,那两个人终于出来了,我连忙走过去说道:“韩先生,怎么样了?”
 
    韩先生看了看我道:“你们从今天以后就不用对付刘涛了!”
 
    什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