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将方方手中的药抢了过来说你把外衣脱下来

一路上还算顺利,真没想到公孙家还真能眼睁睁看着李家一行人就这么走了,估计公孙度也不想和邴原因为李家而发生矛盾
 
    几日后,“这都过了鸭绿江,应该快到乐浪郡地界啦。”赵先生坐在马车上告诉李林和刘颖。
 
    “嗯,到了乐浪就安全了,大家先不要原地休息了,快点赶路,等到了乐浪地界在好好休息。”李林大声喊道
 
    车队有行了不到一个时辰,忽然从旁边树林中窜出一行人,拿刀的,拿枪的,拿大锤的拿什么的都有,为首一人站在路中间大吼,车队给我停下,这一代是本大爷的地盘,把细软和女人留下,其他人走
 
    众人这一看之糟了山贼了,有几个丫环都吓得直发抖,玉儿、刘颖和我坐在一辆马车中,玉儿紧紧的抓着刘颖的手
 
    邴原派来的伯长大叫道“大胆贼子,瞎了你的狗眼,官军也敢拦,还不速速投降,否则鸡犬不留!”
 
    为首的山贼大笑道“哈哈哈……劫的就是你!”说完打马上前就像伯长攻来,伯长自认为自己武艺不错直接迎了上去
 
    方方一看这山贼的手法身形小声骂了一句“笨蛋!”也上前迎上去,不过已经晚了,那伯长轻敌被山贼几招就打下了马,幸好方方及时赶到,不然那伯长直接就挂了
 
    李林将此情形看在眼里,失声大骂“公孙度,我草泥马!”并对身旁兵士说道“都小心,这些人可不是山贼!”
 
    山贼首领一听自己被识破立马大叫“兄弟们一起上,不留活口!”说罢,所有山贼就与兵士们战在了一起
 
    李林回头小声对车里的玉儿和刘颖说“一会看形势不妙你们俩抓紧逃,什么都不要管,逃到刚才咱们路过的草丛里就好了。”
 
    “夫君,这是怎么回事啊,有官军在咱们怕什么?”
 
    “哼!这伙山贼应该是公孙度派来杀咱们的,玉儿看好夫人,一会官军败了就赶紧跑,顺着树林跑!”说完李林一撂帘子就下了马车
 
    “夫君不要,外面危险!”刘颖紧忙上前拉住李林
 
    “我没事,一会你们顾好自己就行,不要管我。”李林这是也忽然充满了满腔的热血,他知道这帮人估计主要就是冲着我这个李家的独苗来的,不把我弄死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贼人太多我看官军没一会就会败下来,幸好只有大头了山贼有马,就算追也不会太快。自己只好用自己的命为家小留点时间逃了
 
    李林说完话就一把把刘颖拉开,“现在不准出来,一会看我眼色,你们就快跑。”
 
    刘颖傻傻的坐在马车里,听了刚才李林的话心里十分不是滋味‘这还是我那个胆小怕事,不管家里的相公吗?能有这般的大丈夫气概,能有这样的夫君,自己死也值了,回头对玉儿说道“玉儿,一会我恐怕是逃不了了,你还小,还没嫁人,一会你一定要逃走。”
 
    玉儿听了拼命地摇头“小姐,我自幼就跟着你,跟你一块嫁到李府,早把你当成了我的亲姐姐,我不会离开你的,死也要死一块!”
 
    “好妹妹,只要咱们这回能逃过这一劫,我要老爷取你当小妾,别当下人了,以后你就叫我姐姐吧。”
 
    玉儿听了一下钻进了刘颖的怀里
 
 第五章 太史子义
 
    马车外边,方方带领着一帮官军正在和山贼激战正酣,钱先生和赵先生早就和所有下人集中在李林达马车四周,钱先生、赵先生不愧是有有才的人,李林从车内出来,二人还在评论那个冠军武艺好,那个山贼功夫棒,一点都没哟害怕的样子,李林见了心里边紧张的心情大为好转,连这帮老头都不害怕,我这当家主的还怕什么,别给自己丢人喽
 
    跳下马车,李林对着钱、赵二位先生深施一礼,起身笑道“二位先生在这般情况下依然能谈笑自如,真是让某佩服啊。”
 
    “呵呵,公子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这般笑着与我们两个老头子说话也更是让人佩服啊。”
 
    三人相视一笑,李林道“二位先生,对这种场面有什么想说的啊?”
 
    钱先生沉思一会最先发话了“这公孙度这回是准备了良久了,派来的人个个身手都不错,如果不是方方武艺好的话,咱们这帮人早就见阎王喽。”
 
    赵先生捋了捋胡子说“我们老哥俩过了大半辈子了,可惜了公子和夫人了,公子刚刚变得像个大丈夫,本以为咱李府会蒸蒸日上谁曾想会遭此劫难。”说完就眯着眼睛不说话了。
 
    李林大笑道“我李林能有如花之妻,还能有二位先生这样了长辈,又有方方这样如此忠心的家将此生无憾啦,哈哈哈哈……”李林心里也下的之突突,但是都是已经死过一回的人了对生死也淡定了许多,所以也不忘站在装一下b
 
    只见方方实在承受不住众人围攻,渐渐体力不支,挥出的刀已经明显不那么有力了,官军也已经挂了不少,全局都由方方在撑着,眼看就要撑不住的时候,只听林中一声大喝“贼子休得猖狂,看某来取你性命。”
 
    只见林中飞窜出一人,生的虎背熊腰,但有长相帅气,一双剑眉显得英气逼人,身上穿的是粗制的布衣,双手没有任何的武器,从林中冲出后直接一拳将一个山贼打翻在地,顺手抄起那山贼的大刀,径直闯入人堆中,大刀上下翻飞无人能挡,翻飞见了大叫一声“好!”仿佛有来了力气手中的道有虎虎生风的舞了起来
 
    那壮汉在人堆中左劈右砍,这是一个山贼偷袭得逞在壮汉背后砍了一刀,那壮汉大吼一声“贼子敢尔!”眼也不眨将那山贼头颅一刀砍下,吓得周围山贼连连后退,这是只见方方一刀将那山贼头领砍了,将那山贼头领头颅砍下插在刀尖上大叫,众山贼一看纷纷逃跑
 
    众山贼逃走后,李林等人走上前来,李林对那壮汉跪了下来,众人见了,也都纷纷跪了下来,就连已经受了伤的方方都跪下了
 
    “多谢好汉舍命搭救之恩,我李林终生难报,请受李家老小一拜!”说着众人都磕下了头
 
    壮汉赶紧来扶李林,“路见不平,我理当相助,怎敢受众位如此大礼,众位快快请起。”
 
    李林众人起身后,李林见壮汉受伤紧忙大叫“快将好汉扶下去治伤,快!”
 
    那壮汉被丫环带到旁边,李林走到方方身边,方方身上本来就有要,现在正在往伤口上擦,李林见了二话没说,将方方手中的药抢了过来说“你把外衣脱下来,我帮你吧后背的伤口擦一下。”
 
    就是这么个动作,方方差点没没感动的哭了,就是因为是自家人才没有那么感谢的言语和方法,自己家公子能给主动给自己擦药,纵观整个大汉朝也没有一个啊
孙度派来的人根本就没死几个,大部分还都是方方和那壮汉杀的,方方嘴上骂道“这帮官军也真是废物,那些人数量根本就和官军数量差不多,没想到打得这帮官军毫无还手之力,一看平常就是疏于训练。”
 
    “行啦,你再让那些官军听到,他们跟咱们非亲非故了还未咱们拼命就不错了。”李林知道方方心直,说出这样的话也是情理之中,但官军毕竟是邴原派出来的,能帮咱们就已经仁至义尽了
 
    李林看着那个壮汉,现在正在享受着好几个丫环的青睐,李林见这壮汉竟有如此本事,现在是乱世,咱不求闻达于诸侯。但也要苟全性命于乱世啊,在这种乱世正需要这样牛逼的保镖啊
 
    “刚才仓促,为了照顾一下家人怠慢了好汉了。”李林走到壮汉身边拱手道
 
    “不碍事、不碍事,某不讲究那么多,公子能放下金贵之躯来管我一个粗人已经是我的荣幸了”
 
    “在下襄平李林字元杰,不知好汉姓甚名谁哪里人士?”李林拱手一礼道
 
    “在下东莱太史慈字子义,能见公子实乃幸事。”太史慈赶紧起身还礼
 
    李林心里一阵欢喜‘呵呵,东莱太史慈,能与小霸王孙策打个平手,怪不得武艺这般不俗,有这样的猛人那还不留下,必须的’
 
    “那不知子义怎么会在林中正巧遇到我们被劫啊,我们没有当误你的要事吧?”李林又想了想,自己现在无官无职怎么把人家这样的大才留下啊,看来只能用点手段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