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尉迟双手当中罡气暴涨划出了一个奇异手印一瞬

 而关中刑堂则是不一样,一切都是要看能力,要看功劳的,你的天赋再好,也要在下面慢慢熬,这点虽然公平,但却也让关中刑堂年轻一代当中少有人能够脱颖而出。
 
    就比如关思羽的亲传弟子尉迟,那可是他从小养大的亲传弟子,但也一样没什么优待,照样要去执行各种任务来积累资历。
 
    这一次关中刑堂也是沉寂太久了,准备在江湖上扬名,这才把所有人都找来,选出一个人来,在神兵大会上打出自己的威势,不求夺得第一,但也要让外人看到他们关中刑堂下一代的实力。
 
    关思羽看着在场的四名掌刑官道:“你们四家选出了四名年轻人,司铭这边也代表缉刑司推荐出来一人,还有我的弟子尉迟,这六人应该便是我关中刑堂年轻一代当中最为出色的六人了,抽签比试一下吧,六进三,最后三人再抽签决出第一来,规矩简单的很。”
 
    说着,边有人拿出一个抽签的盒子,交给了楚休等人挨个抽签。
 
    关思羽看了一眼抽签的结果,第一局便是尉迟对战那名缉刑司的年轻武者钟平。
 
    议事厅里不是交手的地方,众人便将交手的地方挪到了刑堂后面的演武场当中去。
 
    那钟平不愧是司铭一手带出来的弟子,一脸的冷峻之色,手中拿着一柄奇怪的兵刃,似刀似剑,刀身笔直犹如长剑,双面开锋,唯有到了刀尖处才有些弧度。
 
    尉迟对着钟平笑呵呵道:“钟兄,这么长时间咱们还是第一次交手,我可是早就想领教一下钟兄的武功了。”
 
    钟平冷漠的摇摇头道:“我的武功是杀人技,你想要领教,那便是生死斗。”
 
    尉迟的笑容僵了僵,他也算是八面玲珑的人,但钟平这话让他怎么接?
 
    就在这时,司铭忽然对关思羽道:“堂主,这局让钟平认输吧,我教他的都是杀人技,出手便要见血,分生死。不适合切磋比试,况且就算是到神兵大会上,钟平万一克制不住自己,也容易闹出事端来。”
 
    关思羽摆摆手道:“武功本来就是杀人技,不杀人的武功能叫武功吗?照常比试便可,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难道还能看着尉迟出事不成?到了神兵大会上也是一样,不怕你强,怕的是你不够强。”
 
    有着关思羽这番话,司铭这才点了点头,道:“开始吧。”
 
    话音落下,钟平的身形便是一动,犹如黑影一般,瞬息之间便出现在了尉迟的身前,他手中那似刀似剑的奇怪兵刃上猛然间爆发出了一股血色来,一缕缕血色的丝线缠绕在其中,犹如活物一般,十分的恐怖。
 
    看到这一幕,原本显得懒散的萧熠略微有些惊讶道:“你连血幽浮屠都教给他了?你这门邪功蚕食血肉,消耗的可是寿元!他可是你的亲传弟子,这么年轻你就教给他这种邪功?”
 
    司铭面色不变,用不带丝毫感情的生音道:“就是因为他是我的亲传弟子,我才教他血幽浮屠的。
 
    江湖上杀机四伏,能活下来的才有资格去想如何活的更久,半路夭折的,说什么都没用。
 
    血幽浮屠现在的确需要血肉来喂养,但只要他能活下来,并且修炼到比我更强的地步,那他自然有办法找到天材地宝来弥补他亏损的寿元。
 
    反之他若是学了血幽浮屠都修炼不到我现在的境界,那就证明他本身就是废物一个,早死晚死,又有什么区别?”
 
    听到司铭这种歪理邪说,萧熠不由得翻了个一个白眼,没有再说什么。
 
    缉刑司这帮人都是怪物,简直不能用正常人的的思维去理解。
 
    而此时场中,面对钟平那恐怖的一击,尉迟双手当中罡气暴涨,划出了一个奇异手印,一瞬间他周身的气势就变得恢宏无比,双手环抱当中,将钟平那奇异长刀困在中间,不动如山,气势沉稳无比。
 
    看到这一幕,萧熠又来了兴趣,冲着关思羽嘿嘿笑道道:“神通九变当中的搬山?堂主,你那神通九变教给了尉迟多少了?”
 
    关思羽摇摇头道:“不多,只交给了他三式而已。”
 
    萧熠笑道:“教了三式,那尉迟肯定是都把这三式给学到精通的地步了,我可是知道堂主你的套路,肯定是会把尉迟的根基打的坚实无比,这才会教他下一式的。”
 
    关思羽的秘传功法神通九变包揽天地,化腐朽为神通,在关中刑堂的名气可是大的很,尉迟以现在的实力能够学到三式已经算是了不起了。
 
    萧熠此时也是看着场中,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明的笑意来。
 
    神通九变当中的搬山可不是用来防御的,钟平这小子要倒霉了。
 
    果然,那边的尉迟以强大的罡气禁锢住长刀之后,双手上扬,一瞬间强大的罡气拔地而起,无形无质的罡气好似化为了实质一般,向着钟平轰然砸来!
 
    就在这时,钟平手中那长刀之上却是爆发出了一抹刺目的血芒来,无数血色丝线大盛,随着他的刀罡绞杀,周围的罡气竟然开始溶解,这一刀犹如泥牛入海一般,毫无阻碍的向着尉迟斩来!
 
    尉迟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惊容来,他双手下一探,瞬间幽蓝色的罡气宛若汪洋大海一般轰然爆发,深处其中钟平犹如处在海眼漩涡当中一般,身形竟然不由自主的跟着那罡气被向着两边拉扯着,若是实力弱一些的武者,甚至有可能直接被这罡气的漩涡拉成一堆碎肉!
 
    神通九变·搅海!
 
    看着场中的尉迟和钟平二人,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惊讶之色。
 
    看来自己以前还是有些小瞧这关中刑堂了,年轻一代当中,关中刑堂也是藏龙卧虎,就比如这尉迟这钟平,这两人完全有资格位列龙虎榜,只不过他们只是呆在关中内,没有选择出去闯荡,这才显得有些籍籍无名的。
 
    而且这尉迟的根基之深厚也是超乎了楚休的想象。
 
    原本楚休认为自己修炼先天功,根基已经足够深厚了,但这尉迟根基打的却是要比楚休都坚实,否则他现在绝对爆发不出这种级别的强大罡气来。
 
    这神通九变乃是关思羽的功法,每一式施展出来都需要强大的罡气和对罡气的掌控力作为基础。
 
    关思羽现在只教了尉迟三式不是因为他怕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而是其他那些招式现在尉迟若是强行使出来,估计会是反噬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