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当然不敢说一些太过分的话这要是在平他定然要

话音落下,鬼冥便一挥手,一众鬼王宗的武者立刻便向着剑王城的人冲杀而去。
 
    楚休让人将地方围起来,不让剑王城的人逃脱,他则是向着杨陵周来。
 
    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杨陵没有喝骂,他只是低声道:“你这个疯子!”
 
    此时此刻,他去骂楚休只能是找死,不过眼下楚休的举动在他看来那就是疯子。
 
    残杀同僚、勾结魔道,更是协助这些鬼王宗的余孽布局来杀剑王城的人,每一样可都是足以致死的大罪!
 
    不过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些,杨陵才更加的绝望。
 
    正像方才唐牙说的那般,有些事情看见了却是不如看不见。
 
    这些东西每一样都足以让楚休死好几次了,自己不是他的人,更是魏九端的义子,结果看到了这些,楚休会让自己活着?
 
    看着杨陵,楚休淡淡道:“人生在世,不疯魔,不成活。能够走到高位的人,不是至强者,便是真疯子。
 
    昔日上代堂主‘巨侠’楚狂歌,一人敌万军,以武止戈。那时候谁都以为他是疯子,结果他成了江湖传说。
 
    现在的关思羽关老爷,接掌关中刑堂时铁面无私,不讲丝毫情面,外人杀,自己人也杀,那时候也有人说关老爷是疯子,说他会将传承了数百年的关中刑堂毁掉,结果现在关中刑堂却是屹立在三国中央,无人可以取代。”
 
    杨陵闻言不由得用带着讥讽的语气道:“你的意思你能自比楚巨侠和关老爷?”
 
    楚休神色淡然道:“为何不能?见到强者应有敬畏之心,更要取而代之的雄心,你连你自己都不相信,难道还能妄想其他人信你不成?
 
    说不定百年之后,千年之后,我楚休的名字会比楚巨侠和关老爷传的更久更远呢?”
 
    杨陵冷笑了两声没有说话。
 
    现在他是阶下囚,被楚休等人挟持,当然不敢说一些太过分的话,这要是在平时,他定然要去嘲讽楚休不知所谓,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就在楚休跟杨陵说话的功夫,鬼王宗和剑王城那里也是分出了胜负。
 
    剑王城的人其实不弱,不过因为被鬼王宗先发制人偷袭,导致顾江流受创,外加还有楚休在旁边压阵,一副虎视眈眈的模样,在这种压力之下他们能发挥出多少实力来?
 
    顾江流是第一个被斩杀的。
 
    他的烈日阳神剑燃烧的乃是气血,一剑过后没能杀得了鬼冥,之后他的实力也也是大跌,被鬼冥动用自己的吞血魔枪外加阴鬼秘术等手段活生生的磨死。
 
    当然鬼冥也是不轻松,自身也是受了一些伤,消耗也是不小。
 
    随着顾江流一死,整个剑王城的人彻底陷入了崩溃当中,有的想要死战,有的想要逃脱,但却都被鬼王宗的人给留了下来。
 
    半刻钟之后,剑王城的人便被绞杀殆尽。
 
    鬼王宗的人都在喘息着,这一连串的厮杀当中,他们也不是毫发无损的。
 
    剑王城的武者死战之下倒也留下了几名鬼武者的性命,其他人几乎也都是人人带伤或者是消耗过大。
 
    在场的那些人下意识的取出丹药扔进口中炼化,而看到这一幕,楚休的眼中则是露出了异样之色来。
 
 
------------
 
第一百九十六章 黑吃黑
 
    看着鬼王宗的人在那里养伤,楚休走过去,笑了笑道:“恭喜诸位了,这次干掉了剑王城的人,诸位就不用担心被人追杀了,从此以后天高任鸟飞,岂不快哉?”
 
    鬼冥摇了摇头,冷笑道:“哪有那么容易?这次我们是干掉了剑王城的人,不过同时也是惹怒了剑王城,死了那么多的精锐,剑王城不会不管的。
 
    我鬼王宗数个分支之后便要小心一些了,说不定会被剑王城满江湖的针对追杀。”
 
    说到这里,鬼冥却忽然对楚休道:“楚大人,这一次咱们合作的也算是不错了,我这里也有点事情想要求楚大人你出手帮忙。”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哦?什么事情?”
 
    鬼冥沉声道:“我鬼王宗现在的情况楚大人你也是知道的,什么东西都缺,之前就是因为缺少疗伤用的丹药,这才无奈遁入关中停留。
 
    听说楚大人你麾下的生意不错,关西之地这几个巡察使当中,就属你最会敛财,所以我便想向楚大人你借点东西,好为了我鬼王宗被追杀的时候应急用。
 
    上次你给我们的那些灵药便不错,再给我来十倍也就差不多够了。”
 
    楚休闻言冷笑道:“你们鬼王宗倒是好算计啊,说是借,但你们你们离开关中之后我又上哪找你们,让你们还?
 
    况且上次那些灵药可都是价值连城的珍品,你们一开口就要十倍,哪怕是翻遍了建州府,我也凑不出这么多的东西。”
 
    鬼冥直接道:“建州府凑不出,那可以花钱去其他州府买啊。”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都感觉气氛有些不对,这都有些不像是借东西了。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意道:“我若是不借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