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咱们辛苦打伤的岩甲兽被他们杀了还有那土灵珠

望见那如山一般的妖王之影,几人心中暗叹,“这个隐秘之地果然恐怖,刚从蚁群之中侥幸逃了出来,没想到又陷入这魔藤之界中。”
 
    “这次多亏阿木几人才能安然离开,要不然几人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那就太冤了。”
 
    “想不到,你这小子傻人又傻福,不懂欣赏着奇幻之景,反而救了众人一命。”菲灵打趣的说道。
 
    “什么叫傻人有傻福,我早就发现这里不正常好不好。”木流云不乐意的说道。
 
    菲灵立刻佯怒的说道,“你既然发现不正常,还不及早提醒我们。”
 
    木流云顿感委屈的说道,“我还没说出来,你就让我闭嘴的。”
 
    菲灵强行辩解的说道,“你不知道女孩子都很含羞的么,我让你闭嘴你就闭嘴了,你就不会多提醒我几次,亏你还是个大男人呢,一点都不知道女孩子的心思,怎么这么小气。”
 
    “这……”
 
    永远不要和女孩子讲理,因为错的永远是你。木流云甚是无语的小声嘟囔道,“你好似更年期一般发着神经,恨不得把握掐死,我还敢多说几句。”
 
    “你小子说什么?”菲灵立刻揪起木流云的耳朵说道,“是不是皮又痒痒了。”
 
    “美女,女神,我错了……”木流云没想到自己小声的嘟囔,居然被菲灵听到,立刻求饶道。可是菲灵却不管那么多,山林之中回荡着木流云阵阵的惨叫之声。钟寒和江希影立刻知趣的躲向一旁,省得殃及池鱼。
 
    几人就在这附近讲究着休息了一夜,只到天明之时才选择另外一个方向而去。越往前走越加的荒凉,光秃秃的大地之上,只有一座座奇形怪状的岩石耸立着。有的高达数十丈,有的高只有数丈,有的其上遍布孔洞,有的棱角刺天。
 
    在阵阵的狂风的吹拂之下,发出呜呜而鸣之声。时而高亢如同千军万马奔腾,时而低吟似万千幽鬼低吟。
 
    “等等”木流云突然叫住正在行走的几人。
 
    “怎么了。”菲灵几人立刻的问道,经过茎妖那次经历,行走在这隐秘之地中都是万分小心谨慎。
 
    “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是灵珠的气息……”木流云紧皱着眉头,似是思索的说道。
 
    “是木灵珠么?你体会下在那里。”听到“灵珠”二字,江希影立刻的凑了过来,紧张的问道。
 
    “这地方连颗植物都没有,怎么会有木灵珠,一定是土灵珠。”钟寒也顿时兴奋的凑上来说道。
 
    “正是这里的木灵之气都被灵珠吸收走了,才没植物生长的。再说土生木,你知不知道。”江希影立刻辩解的说道。
 
    “都被打扰阿木。”菲灵也紧张的看着木流云,心中也暗想着,“有没有可能是火灵珠呢?”
 
    看着木流云在那里细细的体会着那感觉,几人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上了,偏偏还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紧握的手掌之中不觉间已浸出一层汗来。
 
    望到几人紧张的神情,木流云大喊
 
    了一声道,“骗你们的,什么都没有。”
 
    然后快速的向前跑去,几人楞楞的相识一眼知道被耍了,立刻狂吼的向木流云追去。
 
    “阿木,你大爷”
 
    一声声咆哮之声,在身后响了起来。木流云原本只想开一个小玩笑,没想到几人居然都如此认真,料想到后果严重,只能赶紧逃跑。
 
    木流云一边跑着一边笑着,脚下突然一空,不自主的随着塌陷的大地掉落了下去。
 
    众人此刻再没玩笑之心,立刻赶了过来。木流云落入一个巨大的地洞之中,大概有数丈高,以木流云的体质,应该不会受什么伤。
 
    “让你小子捉弄我们,这下造报应了吧。”望着木流云灰头土脸的从土屑之中,狼狈的爬了出来,地上的几人嬉笑的说道。
 
    “没受伤吧,快上来吧。”两道声音同时响起起来,见到木流云如此模样,菲灵总是心中不忍的说道。没想到一旁的浦莺茜也同时的说道,两人相视一眼都羞涩的转向一旁。
 
    可是木流云却好似没听见一般,仍在那里愣愣的站着。
 
    “你小子是不是摔傻了,还不快上来。”看着木流云又露出苦苦思索的表情,江希影以为对方又在骗自己,立刻说道,“别想再骗我们下去。”
 
    “跟我来,快。”木流云喊了一声,便消失在地洞之中。
 
    “哼,我才不上档呢。”江希影不屑的说道,“老把戏还想骗我?”
 
    其他几人已经听出这声音的不正常,钟寒当先跳了进去。望着身边的一个个的身影消失在地洞之中,江希影心中不免大急的说道,“他再骗你们呢。”
 
    等待许久,可是洞中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一群笨蛋”,江希影无奈的也跳了进去。
 
    只见地洞之中,一条跳隧道蜿蜒崎岖的伸向地下。好在几人都留下的暗号,江希影随着暗号一路寻找下去。
 
    这时才发现,这座大山早已被地下水冲刷出一个个巨大空洞。刚才木流云就是一时不慎,踩在这空洞之上,才掉落下来。
 
    隧道蜿蜒崎岖,有时一个路口会分出数个岔口,有时走到尽处却是一条死路,宛如一个巨大迷宫一般。江希影更是不敢乱闯,只能按照暗号的标记,来来回回的走着。默然发现,自己好像一直在绕着圈,心中不禁暗想,“是不是这几人在故意捉弄自己,而现在他们正在一旁偷偷的看着自己发笑。”
 
    “哼,我才不上当呢。我就在这里等你们,看你们就不出来呢?”江希影心中思索一定是这样的,便索性的坐在了那里。
 
    其实这也不能怨木流云,这地下洞穴宛如迷宫一般,而他只是跟着一股极其微弱的感觉走着,难免就会走到死路上,而这暗号却不能停下,省得自己进的去出不来。
 
    后边跟着力钟寒等人,也是一头雾水的跟着他胡乱的摸索着。但几人都心知他一定发现了什么,要不然不会如此的来回的转着。
 
    经历了数次的失败,木流云总算找到了
 
    正确的道路,只见隧道的尽头通向一个巨大山洞,一头受伤的妖兽正在那里恢复着重伤的身体。
 
    “我感受到了~!”钟寒心中大喜,却不敢发出丝毫的声响。
 
    只见山洞之中连接着许多的隧道口,自己这边一个不慎惊动了妖兽,在这迷宫的山洞之中很容易让他跑掉。
 
    “是一头岩甲虫。”
 
    几人商议完毕,有木流云率先冲了过去,金锏之上雷芒突然炸起向那妖兽攻去。那岩甲兽虽紧急避开了致命一击,但仍被这金锏击向一旁。
 
    不过依仗着强悍的防御体质,即便重伤之下又遭此一击,仍有余力站起,快速的向着一旁的隧道之中逃去。
 
    一道水流冲击而来,阻挡在其面前,即将进入的甲虫立刻被激烈的水流冲了出来。眼见木流云再次袭击而来,忍着伤痛再次选择另外一个隧道逃离而去。
 
    一道火刀劈落又将其道路封禁,甲虫此时才发觉左右所有的出路,都被几人封死。而那雷芒之人速度又是其快,根本不给自己逃跑的机会。
 
    一声大喝,貌似准备最后的致命一击。身上层层甲块离身而起,化作道道锋利的甲刃向着三人袭杀而来,背后一双透明薄翼却闪动着载着它向上飞去。
 
    “想跑?”
 
    那甲虫妖兽本已身受重伤生命垂危,这保命一击本就没有多少力气,现在又分别攻向三人,自是发挥不了多大威力。三人身上各种神术同时闪起,将那来袭甲片纷纷震落,又同时向着那甲虫拦截而去。
 
    谁知那甲虫悠然在空中转了一个身,并没有选择从上方逃离,而是加速向着地下撞击而来。
 
    “不好,这岩甲虫会土遁之术,让他进入土里就糟糕了。”浦莺茜大声的提醒道,而那甲虫望着即将窜入的地面,心中甚是欢喜。如果自己直接冲向地下,一定会被他们各种神术震出来,说不定还会死在其中,而自己向用保命之击吸引它们的注意力,同时示意自身没有多少妖力,又佯装向上逃离,等他们前来阻截之时,再全力冲入地下之中,他们就算想要拦截也来不及了。只要有土灵珠,这护身甲胃不久便会长出来,而自己等级又将提升不少,到时再来一起清算。
 
    只要已进入这地下之中,就是自己熟悉的世界,他们就不能拿自己怎么样了。土黄之光自甲角之上射出,坚硬的大地瞬间变的如同流沙一般。
 
    一双石质大手突然从其中深了出来,将甲虫那巨大的身体握在其中。菲灵一记妖刀劈落而下,直接将这甲虫的头颅斩下。
 
    “还好,我们留了一手,要不然就被这甲虫跑了。”钟寒高兴的说道。
 
    “还不快将土灵珠取出,甲虫一死别被它遁跑了。”浦莺茜立刻提醒的说道。
 
    “好勒。”土黄之气自钟寒双手之上弥漫而出,将整个甲虫的身体裹缚住,一颗土黄色的珠子缓缓从其中飘了出来落在钟寒的双手之中,氤氲土黄之光散发而出。
 
    “啊~!”两道不甘的声音同时响起。
 
    (本章完)
 
 第八十章 干不过,跑
 
    两声痛苦的叫声同时响了起来,对立的两个隧道之中分别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江希影,原本在等待的他,听到此地传出的隆隆战斗之声,立刻按着暗号赶了过来。一个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土色战甲少年。
 
    两人听到彼此惨叫都是一愣,疑惑着对方跟着瞎叫什么。江希影惨叫哀嚎是因为,这颗灵珠居然是土灵珠,那么自己的木灵珠就没希望了,因此暗叹自己命苦。
 
    而那少年则是因为,这原本属于自己的土灵珠被钟寒所得,自己辛辛苦苦却做了别人的嫁衣,那个痛苦郁闷不得不发。
 
    “队长,咱们辛苦打伤的岩甲兽被他们杀了还有那土灵珠也被他们抢走了那高大的青年,向着身后的一名银色神甲少女哭诉的说道。
 
    “大男人哭个什么!”少女训斥的说道,“抢过来就可以了。”
 
    少女说到“抢”字之时,已化作一道电光来到钟寒面前,说道“了”字之时,一只右手已经将要握在土灵珠之上。
 
    众人正在听少女训斥少年,没想到错愕之间她已其身上来,速度之快令人无暇反应。眼望土灵珠即将到手,少女脸上不禁露出丝丝笑容来。
 
    钟寒却是大吃一惊,此刻想要缩回来已是来不及了,就在这时一道雷影闪到身前,将少女的右手挡了下来。
 
    这道雷影正是木流云,并不是他由未卜先知之力,只是自己与这少女同属雷系神甲战士,那少女未开始说话之时,已暗运雷电之力,自然引起了木流云的注意,向她那里望去。
 
    雷光暴起之时,木流云也立刻动了起来。虽然启动晚了点,由于自己的距离钟寒较近,总算在万分危急之刻赶了上来。
 
    两道各异的雷芒闪现,那少女又退了回去,惊异的望着木流云,“想不到在这里,还隐藏着一个雷系战士。”
 
    雷系被就属于异种数量稀少,即便神甲学院也就是十几名,同为雷系的少女自然都是知道,只是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一条漏网之鱼,顿时大为惊讶。转念又想到,
 
    “不对,即便最近刚刚得到神甲,只要是在学院之中传承成功的都会有记录,而自己在第一时间就会知道,怎么会又突然冒出这样一个雷电异种。难道是……”
 
    少女自是百思不得其解,想来只能是,“这少年乃上古世家的子弟,由家族之中帮助得到的神甲传承,并没有使用学校的机甲。而且绝对是最近一段时间,不然自己不会知道。”
 
    又叹息的说道,“只是可惜了,他的速度同样这么快,要不然土灵珠就被抢回来了,这下不好办了。”
 
    刚才一时大意差点丢了到手的宝贝,钟寒赶紧将土灵珠受了起来,一双神锤紧握怒视对方。
 
    “是你们自己换回来,还是让我们动手。”少女冷冷的望向众人,霸气的说道。
 
    “怎么这么多不开眼的,要不然就是没脑子,没事整天白日做梦。”江希影心中正在郁闷不已,正想找人发泄下心中的郁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