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那寒风中的样子依旧是一不像是刚刚打了败仗撤

“喝!”两千多铁甲军已经用自己挥舞起的马槊给了张南回答,步兵面对这犹如坦克一般的战斗力,真就是跟一个大兵碰上了一亮猎豹坦克一般,你要是有个炸药包吧,说必定还可以跟坦克同归于尽,但是你现在跑的两腿都发软了,你还怎么跟人家打,就这样,徐晃仅仅带着自己身后的五千多的骑兵冲出了张南的包围,而剩下的步兵都已经四散逃窜,想要收拢回来,可是也要费一段功夫…………
 
 第一百六十八章 层层堵截(2)
 
    可是!以为这样就完了吗?
 
    苍茫的大路上,接近傍晚的时间,朔风已经起来,虽然不大,但是呼呼的风声也是格外的慎人,一片开阔地,也可以说是一片无人开垦的荒地,这河南尹自打黄巾之乱一来,人口已经越来越少,本来大汉天下最繁华的地方,竟然要比其他的地方萧条的多,只有那道路两旁破败的痕迹,也就是象征了他从前曾经有过的辉煌。
 
    而就在道路中央,正侧立这一队人马,不多,仅仅三千骑兵,都在低着头,看着地上,耳旁只有呼呼的朔风吹过的吼声,没有一个人说话,都在沉默的,沉默的等待着…………
 
    “轰隆……轰隆……”大地微微的颤抖,身为沙场百战之兵的他们已经体会到了四周的不同,立即抬起头,为首的白袍将军默默的说了一句,道:“来了!”
 
    这两个字就好似是命令一般,身后的三千骑兵立即紧握了一下手中的长枪,同样到动作,凝视着前方。
 
    片刻之后,前方出现了一群仓惶的人马…………
 
    “将军……将军……前面,前面貌似还有兵马!”在马上,好不容易冲出来的骑兵气喘吁吁,但是看到了前面的一片黑影还是大吼了出来。
 
    “停!”一声突兀的爆喝,为首之人一抬手,立即止住了大军,此人倒是要是身后的人马状态要好上一些,只是喜爱胯下的战马可是已经有些受不了了,受伤的眼眶血流不止,但是忠心的战马依旧听命于自己的主人,一路飞奔到了这里,终于停了下来,战马不停的打着喷嚏,强忍着痛呼的样子,让马上的自己的主人看的都直揪心…………
 
    徐晃,终于冲出来的徐晃,身后有五千的骑兵,后面还有零零散散的冲过来的步兵,但是并不多,毕竟战马的四条腿和人的两条腿是没法比了,很是痛苦的看了一眼身后,在看了看身前的人马,徐晃有些茫然,竟然还有堵截的人马,难道李平的大军都是会飞的吗?
 
    “呼…………”马上的徐晃长舒了一口气,脸上有恢复了坚定的面孔,幽幽说道:“该来的,还是回来的!”
 
    提了提手中的马缰,胯下的战马跺了几脚,缓缓向前走去,后面的大军看到徐晃上前,也是立即跟了上去。
 
    看到接近的徐晃,那寒风中的样子,依旧是一脸的不惧,根本不像是刚刚打了败仗撤军而来的,对面三千骑兵没有一丝的动作,看到敌军赶来,没有立即策马冲杀,当然也不会让开道路。
 
    “徐晃!”为首的白袍将军冷冷的说了两个字,缓缓上前两步,看着徐晃道:“我等候多时了!”
 
    徐晃不慌不忙,听了下来,看着对方那人,当看清那人的面孔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随即问道:“赵云!某不明白!你们是怎么赶到这里来的!”
 
    赵云,不!这白袍将军正是赵云。
 
    “哼!”赵云看着一脸迷惑的徐晃,冷哼一声,缓缓道:“你真是自作聪明,中了我军师之计仍然茫然不知!”
 
    徐晃立即道:“我已经明白!那庞士元乃是用百姓假装为你放大军,吸引我的注意力,以为你们要从飞鸦口趁险过洛水,攻打我方大营,其真正的用意乃是要将我调开,而强攻我方主营!我说的可对?”
 
    赵云不点头,也不摇头,冷笑道:“你说的对,但是也不对,就像,我现在为何就站在这里!”说着,赵云还指了指自己的战马脚下的土地。
 
    徐晃焦急的问道:“某不解的正是这个!为何!为何你们会这么快,就算是你在攻破我方大营之时便已经过了河,但是你们的速度也不会这么快,某也是一直快速行军,你们怎么会到了某的前面!”
 
    “哈哈哈!”赵云大笑连连,随即定睛看着徐晃,道:“徐晃,我死也死个明白,我军前几日便已经找到了最好的渡河地点!我等,就是从那里过了洛水的!”
 
    “什么!”徐晃吃惊的叫了一声,眼睛瞪的溜圆,嘴巴都不由的张开。
 
    而赵云很是调笑的看着徐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